钢铁业等5个能源、材料行业成工业营收增长关键力量

作者:雷泽体育下载 来源:雷泽体育首页 时间:2022-06-16 08:41:26

详情介绍

  ●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5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量规模较大,对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长拉动作用巨大,同时,这5个工业行业PPI指数平均值与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保持在60%以上,表明这5个工业行业对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更多来自于其出厂价格的上涨。

  ●从保持工业经济均衡发展、刺激社会消费的角度看,这5个工业行业工业品出厂价格需要适度回落,从而拉动整个工业PPI涨幅适度回落,长远看PPI对工业营业收入的拉动作用将有所减弱。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是指年主营业务收入为2000万元及以上的工业法人单位,简称“规上企业”。通常将规上企业营业收入视作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国家统计局自2017年起发布规上企业营业收入(即工业营业收入)情况。2019年属于工业经济发展的常态化年份(没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工业营业收入增长3.8%。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工业经济非常态发展,工业营业收入仅增长0.8%。2021年工业营业收入为127.92万亿元,较2020年增长19.4%,据此推算2021年工业营业收入增量为20.78万亿元。2021年工业营业收入增幅及增量均创历史新高,且与2019年、2020年存在较大差异,本文通过探寻影响2021年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的结构性因素发现,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5个能源、材料行业成为工业营收增长的关键力量。

  2019年,部分经济体量较大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出现下降。2019年,41个大类工业行业中仅有色金属矿采选业(降幅4.6%,是2019年营业收入降幅最大的行业)、纺织服装服饰业(降幅3.4%)、造纸和纸制品业(降幅3%)、汽车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纺织业、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其他制造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9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出现下降。其中,汽车制造业等6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降幅虽然在2%以内,但由于汽车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的经济体量较大,减量规模分别为1482亿元、664亿元,减量规模居前2位。2019年有17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幅超过5%,其中,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燃气生产和供应业、其他采矿业、开采专业及辅助性活动5个工业行业增幅超过了11%,但这5个工业行业经济体量较小,故其较高的营业收入增幅对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较弱。

  2020年,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工业行业营业收入逆势增长,拉动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小幅增长。2020年受疫情冲击,有23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出现下降,其中化学纤维制造业、纺织服装/服饰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其他采矿业6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降幅在10%以上。18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实现正增长,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营业收入增幅为8.3%、同比增加3.8个百分点,该行业营业收入增量高达9273亿元,增量规模在41个大类工业行业中居首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汽车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5个行业的营业收入增量均超过了2000亿元。上述6个工业行业分别归属于电子工业、材料工业、机械制造工业,据此可判定:电子工业、材料工业、机械制造工业是拉动2020年工业营业收入小幅增长的关键性力量。

  2021年,采矿业及能源工业营业收入增长优势明显。2021年41个大类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均实现正增长,其中35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幅在10%以上,营业收入增幅列前5位的工业行业分别为煤炭开采和洗选业(58.3%)、废弃资源综合利用业(52.3%)、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35.9%)、黑色金属矿采选业(34.3%)、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32.3%)。这5个行业中有3个属于采矿业,同时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具有鲜明的能源工业特征。总体看,2021年绝大多数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长态势强于前2年,其中采矿业、能源工业营业收入增长优势较为突出。

  综上,在经济发展常态化的2019年,经济体量规模较小的工业行业营业收入保持了较高增长;在经济发展非常态化的2020年,电子工业、材料工业、机械制造工业展现出逆势增长态势;2021年,工业经济处于由非常态化向常态化过渡的阶段,采矿业、能源工业等中上游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长优势突出。

  对41个大类工业行业2021年营业收入增量进行比较可知,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营业收入增量为23544.07亿元,在41个大类工业行业中居首位;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6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量超过了1.2万亿元,但低于2万亿元(见图1)。上述7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合计增量为12.01万亿元,占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量的比重(下称营业收入增量占比)为57.8%,表明这7个工业行业是拉动2021年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的主要力量。

  营业收入增量前7个工业行业中,仅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2021年营业收入增幅小于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幅,且低了4.7个百分点。但该行业营业收入增量为1.81万亿元,在营业收入增量排序中居第3位,这主要源于该行业经济体量是41个大类工业行业中最大的,如该行业2021年营业收入为14.13万亿元,占整个工业营业收入的11.04%。经测算,该行业营业收入增量占比为8.71%,拉动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长了1.69个百分点。

  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等6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量得以位居前7(剔除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一是源于这6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幅较大,如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营业收入增幅为23.7%,其他5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幅均超过了30%,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营业收入增幅达58.3%,居首位;二是这6个工业行业经济体量较大,除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外的其他5个工业行业2021年营业收入均超过了5.5万亿元,且在41个大类工业行业营业收入排序中均进入了前8位。

  2021年营业收入增量排序前7名的工业行业的营业收入合计占比为44.13%,而其营业收入增量合计占比为57.8%,表明这7个工业行业对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超过了其经济体量占比。这提示我们,抓住工业经济中的关键行业,是保证工业经济稳步增长的重要支撑条件。

  材料工业对2021年营业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较为突出。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2021年营业收入增量最大,且营业收入增幅高达32.2%,是唯一一个在营业收入增量排序、增幅排序中都进入前6名的行业。该行业营业收入增量占比为11.33%,拉动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长了2.2个百分点;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营业收入增量占比为9.47%,拉动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长1.84个百分点;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营业收入增量占比为8.09%,拉动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长1.57个百分点。上述3个工业行业是典型的材料工业,营业收入增幅均超过了30%,合计拉动工业营业收入增长5.61个百分点。

  影响工业营业收入增幅的直接因素有3个,一是工业品出厂价格增幅的大小,二是工业品产量增幅的大小,三是工业品结构的优化与升级。工业品出厂价格变化通常参照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指数)。PPI指数同比增幅、工业品产量同比增幅与工业营业收入同比增幅呈正相关。工业品结构优化与升级,一是指工业体系中价值产出的行业结构得到优化,如高端制造业(产品均价较高)占工业营业收入比重得到提升,通常对应着工业营业收入的较高增长;二是指某一工业行业产品结构的优化,如高附加值产品的产量占比出现增长,通常会带动营业收入的增长。

  ●工业营收增幅与PPI增幅的比较:2019年~2021年PPI指数对工业营收增幅影响较大

  近5年各年工业营业收入同比增幅及PPI累计同比增幅见图2。2017年、2018年的PPI累计同比增幅均为正值,意味着这2年工业品出厂价格的增长促进了工业营业收入的增长。如果某年度工业营业收入增幅大于PPI累计同比增幅,且PPI增幅与工业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越小,则通常表明该年度PPI增长对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的影响相对偏弱。如2017年PPI累计同比增幅与工业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为56.76%,2018年这一比值为40.7%,表明2017年工业品价格上涨对工业营业收入的影响要强于2018年。

  2019年工业营业收入增幅为3.8%,较2018年同期回落4.8个百分点;2019年PPI累计同比下降0.3%,其中生产资料PPI累计同比下降0.8%,生活资料PPI同比增长0.9%,即2019年PPI指数的下降主要源于生产资料PPI指数的下降。据此推断,2019年工业营业收入增速的回落与PPI指数负增长相关联。2020年PPI累计同比下降1.8%,其中生产资料PPI累计同比下降2.8%,生活资料PPI累计同比增长0.5%,即2020年PPI指数的下降主要源于生产资料PPI指数的大幅下降,并拖累了2020年工业营业收入的增长。

  2021年PPI累计同比增长8.1%,其中生产资料PPI累计同比增长10.7%,生活资料PPI累计同比增长0.4%,即2021年PPI指数的增长主要源于生产资料PPI指数的大幅增长。鉴于2021年PPI增幅与工业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为41.75%,据此可初步判定,2021年工业营业收入大幅增长,首先是与工业品销售量的大幅增长和工业品结构优化相关联,其次是与生产资料出厂价格增长相关联。

  ●各大类工业行业PPI指数变化对营收的影响:黑色金属2021年营收增长主要源于工业品出厂价格

  本文对41个大类工业行业2021年各月PPI指标进行了平均。如果某大类工业行业PPI平均值与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越大,则表明工业品出厂价格对该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影响较大。如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2021年PPI指数平均值同比增长28.53%,其营业收入增幅为32.2%,二者比值为88.59%,表明该行业营业收入增长主要源于工业品出厂价格的增长,其次才是工业品销售量的增长。

  鉴于41个大类工业行业营业收入规模存在巨大差异,如其他采矿业等行业营业收入占整个工业营业收入的比重不足1%,个别工业行业甚至不足0.2%,此类工业行业营业收入的增减对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影响较弱,因此,本文仅对23个营业收入占比超过1%的工业行业(以2021年全年营业收入为依据)PPI平均值与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进行分析。

  2021年,23个营业收入占比较高的工业行业中,仅有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纺织服装/服饰业、医药制造业、汽车制造业4个大类工业行业PPI指数平均值为负增长(见图3),且PPI指数平均降幅均在0.5%以内,表明这4个工业行业工业品出厂价格虽然有所下降,但对营业收入增长没有形成大的拖累,这4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长基本源自工业品销量增长以及产品结构优化。如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PPI指数平均值下降0.1%,但营业收入增长14.7%,该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大幅增长,主要源于2021年外部需求大幅上涨,拉动工业品销量的增长;该工业行业工业品出厂价格基本稳定,表明其通过技术进步,不断消化上游工业行业成本上涨压力,从而保持了出厂价格的基本稳定。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4个工业行业具有一个共同点,即其主要产品都面向居民消费,其PPI上涨将直接推动CPI上涨,因此这4个工业行业PPI小幅下降,将为社会需求的稳定增长提供有利保障。如汽车制造业、医药制造业经济体量均较大,汽车制造业工业品销量增长更多源于汽车零部件销量的增长及汽车零部件出口的增长,而汽车制造业PPI下降更多源于汽车整车出厂价格的下降,这有利于提振居民消费;医药制造业销量增长源于内外部需求增长,但其PPI下降更多源于对民生的保障。

  2021年,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5个大类行业PPI指数平均值与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超过了60%(见图4),表明这5个大类行业营业收入大幅增长的主导性因素是工业品出厂价格的大幅上涨。如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PPI指数平均值29.4%、营业收入增幅32.3%,二者比值为90.89%,表明该行业在产品结构保持稳定的前提下,工业品出厂价格增长对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接近91%,而工业品销量增长对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9%左右。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PPI指数平均值与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为88.59%,表明工业品出厂价格增长是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的主导性因素,其本质是钢铁行业通过减产保持了钢铁市场动态紧平衡。煤炭开采和洗选业PPI指数平均值为45.4%、营业收入增幅为58.3%,二者比值为77.8%,表明煤炭价格增长是煤炭行业营业收入增长的主导性因素,其本质是煤炭市场供不应求。

  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等5个工业行业具有如下特性:一是这5个工业行业属于能源工业、材料工业,如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与能源相关,其他3个工业行业与材料工业相关;二是这5个工业行业之间具有一定的上下游关系,如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是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属于炼焦业的上游产业,炼焦业又是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的上游产业,而且这3个工业行业PPI均值均在25%以上,表明这3个工业行业实现了价格传导。

  纺织业、造纸和纸制品业等10个工业行业PPI指数平均值与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在10%~42%之间波动,表明这些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长主要与工业品销量增长、产品结构优化相关联,而工业品出厂价格增长对营业收入的拉动作用稍弱于增产及产品结构优化。其中,以居民消费为主的纺织业、造纸和纸制品业、农副食品加工业、食品制造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6个工业行业PPI指数平均值未超过5%,其中与基本民生高度相关的食品制造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的PPI指数平均值未超过2%,并低于同期CPI。这表明我国工业体系中面向居民消费的工业品价格保持基本稳定,国家在保民生方面成效显著。

  通用设备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4个工业行业PPI指数平均值与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在1%~10%之间波动。这4个工业行业的共性如下:一是仅通用设备制造业PPI指数平均值超过1%,但仅增长1.4%,其他3个行业PPI指数平均值低于0.8%,表明这3个工业行业工业品出厂价格基本与2020年持平,因而这4个工业行业工业品出厂价格增长对营业收入增长的影响较为微弱;二是通用设备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3个工业行业均为钢铁主要下游行业,这3个工业行业PPI指数平均值较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低了约27个百分点,表明钢材价格上涨虽然推高了这3个工业行业采购成本,但这3个工业行业并没有通过出厂价格上涨来向其下游行业传导成本上涨压力,这将倒逼钢材价格涨幅的回落,进而对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营业收入产生负面影响。

  综合上述分析可以明确,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5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量规模较大,对整个工业营业收入增长拉动作用巨大,同时这5个工业行业PPI指数平均值与营业收入增幅的比值保持在60%以上,表明这5个工业行业对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更多来自于其出厂价格的上涨。鉴于这5个工业行业属于能源工业、材料工业,在整个工业体系中发挥基础产业作用,因此其工业品出厂价格的上涨,将对中下游工业行业产生较大的成本压力。从保持工业经济均衡发展、刺激社会消费的角度看,这5个工业行业工业品出厂价格需要适度回落,从而拉动整个工业PPI涨幅适度回落,长远看PPI对工业营业收入的拉动作用将有所减弱。

  用好“指挥棒”下活环保棋贵港市大气污染防治工



上一篇:原燃材料采购成本上升 钢铁企业盈利空间受到挤压
下一篇:原材料信息_机械工业行业信息服务网站